音乐家去世了,他留下遗嘱,请求把长笛与他埋在一起。

“天哪,幸亏当年他没学钢琴。”他的遗孀庆幸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