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人娶妾,必欲求处子。或教之曰:“初夜,但以卵示之,若不识者,真处子

矣。”如其言,握以问妾,妾曰:“柳齐也。”怒曰:“号都晓得,不真不真。”

逐去之。再娶一女,问如前,以此物对,又怒曰:“表都晓得,一发不真。”复逐

去。最后娶一年极少者,问如前,曰:“我不识。”曰:“此卵也。”其女曰:“

不信道卵是这一点点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