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天晚上,丈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妻子在一边津津有味地读一本小说。看着看着,她把书本一合,转过脸来对我说:“书里老爱用红苹果来形容少女的脸,你看,我的脸像不像红苹果?”

丈夫漫不经心地打量了她一眼,用假装赞美的语气说:“像,不过是一只坏苹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