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,见丈夫脸色苍白,我关心地问道:“怎么,不舒服吗?”

“昨天夜里,我做了个梦:梦游意大利,而且还品尝了意大利的细面条。”

“这有什么值得不安的?”我说。

“今天起来,我发现我睡裤的衣带不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