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只鸟停在枝头,雌鸟泪流满面,雄鸟怒气冲天。“真是活见鬼,”雄鸟说,“我跟你讲过多少遍了,这个该死的指环是鸟类研究站的人给我套上的,不是结婚戒指!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