亨利:“你每天晚上只喝2杯白酒,今天怎么要了4杯?”

    鲍勃:“我自己觉得喝两杯已经够了,可我太太还是不满意。”

    亨利:“她怎么不满意?”

    鲍勃:“每天我一到家,她总是埋怨我:真该死,又喝个半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