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以我沉重而宏亮的歌声自豪,小侄儿住在我们家里, 

睡觉时哭了起来,我决定唱催眠曲哄他. 

刚唱了几句,隔壁人家传来了抗议声:还是让孩子哭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