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,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瘦,就为了当年分别时你那一句“保重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