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大多数国家一样,在联邦德国,学校变得越来越大。尽管如此,大多数校长还是认为,知道全体在校学生的名字很重要。 

    在一次会议上,一位校长认出了他先前的一名学生。“噢,您是维诺·米罗先生,1964级,6A班的学生,对吗?” 

    “确实是,校长先生。”那位年轻人回答。 

    “您看,我从来不会忘记任何一个老学生的名字。”校长骄傲地说,“那么您现在干什么工作?” 

     维诺·米罗先生顿时面红耳赤:“现在,我是本校里的数学教师,校长先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