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学校的校长正在对学生们训话,题目是有关性的道德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一个小时的偷欢值得以终身的屈辱为代价吗?”

    一个学生问道:“请问,您是如何使偷欢能够维持一小时之久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