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正跟老婆闹冷战的朋友过来向我诉苦:“女人真是水做的,初次见她,觉得她透明、温柔;可是当她对你冷淡的时候,就变成冰了。”我说:“她没变成气飞到天上,就算你的造化。”